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分享

  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全球化趋势不断加快,文明间的交流与互鉴愈发广泛而深入。在学术领域,“跨文化研究”或“历史—比较研究”的成果大量涌现。进入21世纪,在“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开展的同时,中国考古学也迎来了走向世界、迈上国际舞台的良好契机。

  用一手资料将中华文明纳入到世界文明体系中进行比较研究,是当前中国考古学界的努力和实践之一。古代文明之间的比较无疑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大到自然生态环境、地缘格局、社会礼仪制度、生业经济模式、社会组织结构;小到一类建筑、一件器物或一幅图像。从跨文明的比较中,获知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曾经有过的若干异同模式、思想或观念是比较研究的核心目的。

  中华文明的良渚文化玉琮和玛雅文明的金字塔有可比之处吗?乍看之下,两者似乎八竿子也打不着。在体积的视觉感受上,两者大小相差悬殊。以今天墨西哥特奥蒂华坎(Teotihuacan)的太阳金字塔来说,它是前哥伦布时代中美洲最大的建筑之一,高达61米。而良渚玉琮,即便是最大的反山“琮王”也仅高8.9厘米。这样的差别何来可比性呢?但令人惊异的是,两者的体积虽大不同,然而其形制与内涵确有相似之处。

  良渚文化主要分布在中国环太湖地区,距今约5300—4300年。该文化以琮、钺、璧等为核心的大量成组玉礼器最具代表性。玛雅文明的分布范围相当于今天的墨西哥东部、危地马拉、伯利兹,以及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的西部狭带,往南穿过尼加拉瓜,哥斯达黎加的尼科亚半岛也包含在内。

  玛雅文明可以分为前古典期、古典期与后古典期。前古典期(公元前1500—前300年),玛雅人发明历法、文字以及纪念碑建筑。古典期(公元前300—900年),此间文字的使用、纪念碑的设立等走向全盛。后古典期(900年至16世纪),北部城邦兴起,文化走向衰落。

  玉琮是良渚文化最典型的玉器之一。其形制内圆外近方,像是方柱套在圆筒的外面,圆筒内空,上下贯通,圆筒略高出方柱,上下凸起的部分被称为“射部”。四方成角状,良渚人以角作为中轴线,上下琢刻人面和兽面。越到良渚文化晚期,琮身越高,琢刻在琮上的纹饰也越来越简化。

  中美洲金字塔分布较广,跨越不同的历史时期,集中分布在墨西哥城附近、墨西哥东部的尤卡坦半岛以及危地马拉、墨西哥和洪都拉斯三国毗邻处。这些金字塔规模宏大,气势巍峨。在中部玛雅地区共有四种类型的建筑:庙宇金字塔(temple-pyramids)、排列型建筑(range-type building)、球场(ball court)、“放射性金字塔”(radial pyramids)。

  放射性金字塔是本文用来和玉琮比较的重点对象。这种类型的金字塔与庙宇金字塔有区别,它有四面阶梯,而且一般顶部没有庙宇结构。放射性金字塔在佩滕遗址中很普通,从前古典期到古典期一直存在,通常是最大的坐落在中心位置的建筑。玛雅放射性结构可以分成两个亚型:祭坛平台与放射性金字塔。放射性金字塔通常被粉饰灰泥,在阶梯的侧面装饰神面。放射性金字塔及附属建筑最大的扩张出现在古典晚期,但这一时期放射性金字塔的结构简化了,缺乏早期的复杂样式和装饰。

  从建筑形制尤其是俯视的视角进行观察,放射性金字塔与玉琮的相似之处在于,两者都有着“四方—中心”的结构。放射性金字塔有四面阶梯,位于每一面的正中,从空中俯视金字塔,四面阶梯恰好呈十字,将金字塔四等分。而琮的每两个角柱之间有一个略为凹下去的槽。如果将四面的凹槽平铺展开,它们与琮的内圆同样构成“四方—中心”结构,琮被四等分。牟永抗曾经观察并认为:“玉琮所体现的乃是良渚人在其特定的东方式宇宙观的基础上,巫或萨满信仰中天人交流的工具。”

  在中国史古学材料中,像琮这样体现出四方—中心结构的物质遗存不在少数。最简单的形式,如陶纺轮上就经常可以看到十字纹将圆四等分的现象。含山凌家滩遗址出土的玉版表面刻有两个圆圈,小圈含在大圈内,并处于中心位置,大小圆圈之间有八个箭头,分别指向四个方向以及每两方向之间的四维。牟永抗较早注意到,玉琮的展开图与凌家滩玉版在形制结构上的相似性。王爱和则指出,这种四方—中心结构是空间宇宙观的体现,并且和商代的四方—中心宇宙观以及汉代宇宙观之间有结构上的连续性。

  四方—中心结构是一种空间分类结构,中心的位置最为重要,它是由四方界定的。玉琮和放射性金字塔正是这一结构的体现,两者都是神圣中心的象征。《周礼·春官·大宗伯》曰:“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从五色配五方也可看出,黄琮与土、中央相配。以黄琮礼地,表明了琮是大地的象征。

  琮皆四方,而刻文每面分而为二,皆左右并列,与八方之说亦合。为了形成八方,必然要中圆。所以,琮的实物形象是兼含圆方。林巳奈夫对琮的中心性进行过论证。他推测,琮拥有召唤来自天与地以及各个方向的祖先之灵的力量,并且为他们提供住居之所。既然天、地及各个方向的神灵都在琮的位置汇聚,这就充分显示了琮的位置是中心以及它的宇宙轴特征。

  放射性金字塔的中心性具体体现在几个方面:金字塔是奉献给神灵的,如特奥蒂华坎的太阳金字塔、月亮金字塔和羽蛇神金字塔;有些金字塔的下面发现了王的墓葬,可见此中心乃神圣区域,且为统治阶层所独占,在此中心之地,神界知识与权威合二为一;金字塔所在地定期举行祭祀活动。

  放射性金字塔的功能之一是仪式场地。它放射性的结构以及与放射性相关联的设施,为公共农业仪式(受太阳历调配)的举行提供了象征性平台。中心之地既然可获得超自然或先祖神性智慧,就必须通过祭祀来有规律地使之再生,是祭祀和活动将四方和中心结合构成同一宇宙观,并使之得以不断地再生。放射性金字塔不同寻常的形制源于建筑象征主义,它们代表了空间和时间的等分周期以及大地表面的四个方向。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