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分享

  社会流动性高低对经济社会发展具有很大影响。流动性高的社会,经济更有活力,而流动性低的社会,经济缺乏活力。在影响社会流动性的诸多因素中,教育因素至关重要。世界各地的教育工作者都在试图激励学生通过努力学习获得工作机会和经济地位。然而,在不同国家、不同社会中,教育在促进社会流动性方面所发挥的作用存在较大差异。同时,随着经济、社会模式的不断变化,教育的作用也正在发生改变。

  教育与社会流动性关系紧密,人们可以通过接受教育实现阶层的流动。各国学者在这方面基本达成了共识。较强的社会流动性不仅可以创造经济活力,还可以促进社会公平。对个人来讲,社会流动性强的环境有助于促进其天赋及价值得到充分发挥和彰显。

  加拿大布鲁克大学教育学教授路易斯·沃特兰(Louis Volante)认为,人们通常相信,来自贫困家庭的孩子如果在教育体系中取得较高成就,那么未来他将在职场上拥有更大的潜力。然而,目前这一趋势正在发生变化。教育虽然重要,但仅靠教育并不能实现代际、阶层的流动,更不足以改变与之相关的不平等现象。

  英国诺丁汉大学教授理查德·威尔金森(Richard Wilkinson)和英国约克大学教授凯特·皮克特(Kate Pickett)等人认为,在贫富差距较大的国家,社会流动性与教育成果之间的关联性将减弱。

  威尔金森和皮克特在一项研究中提出,与丹麦、芬兰、瑞典和挪威等国相比,在美国,父亲的收入与儿子的收入之间有着更为密切的联系。虽然教育也在改变人生,但随着社会流动性减弱,阶层固化问题逐渐显现。在贫富差距较大的一些国家,父亲的财富状况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儿子的财富状况。

  沃特兰称,加拿大经济学家迈尔斯·克拉克(Miles Clark)曾提出“了不起的盖茨比曲线”(The Great Gatsby Curve),揭示了一个社会经济现象,即在高度不平等的国家里,代际流动性很弱。社会越不平等,人们的经济地位越有可能由其父辈决定。

  沃特兰表示,2015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在丹麦、芬兰、挪威、瑞典、奥地利、德国、比利时和荷兰等国,父母的受教育程度对孩子的收入影响不大,孩子自身的受教育程度更为重要;但在法国、日本、韩国和英国,父母的受教育程度对子女的影响十分明显。

  沃特兰总结称,这项研究表明,不同国家的社会流动性与人们受教育的程度有关,但教育平等并不总是意味着机会平等。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经济学和社会统计学讲师约翰·杰里姆(John Jerrim)认为,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一个国家要想保持全球竞争力,就必须打破出身和社会地位偏见,任人唯贤,杜绝裙带关系。

  杰里姆称,实际上,世界各地的政策制定者对一些国际基准指标表现出浓厚兴趣。例如,各国政府经常依靠国际学生评估项目的相关指标来评估不同社会经济背景学生之间存在的差距,尤其是成绩和学术上的差距。同时,一些国家在为来自较低社会经济阶层的学生提供更好的教育资源方面做得越来越好。例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2015年公布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结果显示,在加拿大、丹麦、爱沙尼亚、芬兰、德国、爱尔兰、日本、韩国、荷兰、挪威、新加坡和斯洛文尼亚,经济状况不佳的学生中有超过30%的人被认为具有“学术弹性”。这意味着,尽管他们来自社会经济地位不高的家庭,但他们的表现仍然值得骄傲。

  杰里姆提醒到,当我们研究教育对世界范围内社会流动性的影响时,结果似乎喜忧参半,但我们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更好地了解一些国家的社会公平状况。与此同时,各国政府应该统筹规划,制定相应政策促进社会公平。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