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分享

  奈特和约克提出的USEM模型是针对大学课程设置的需要,从心理学和能力结构的视角提出的就业能力模型[6],对本研究探索大学生就业能力结构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具体而言,USEM模型包含四个要素:学科理解力(Understanding)、技能(Skills)、自我效能(Efficacy Beliefs)、元认知(Meta-cognition)。学科理解力主要是指大学生对专业知识的理解,是通过系统的学习所掌握的学科基本知识与技能。技能是指大学生通过大学的学习所获得的就业所需的专业技能与通用技能,这也是学生将理论运用于实践的表现。自我效能是指大学生通过大学学习对自己的信念与自我判断。在模型的具体解释中,自我效能可以泛化为个人特质,包括了自我理论和自我效能。而元认知是指大学生对自己认知活动的认知,元认知过程实际上就是指导、调节我们的认知或认识过程,选择有效认知或认识策略的控制执行过程,其实质是人对认识或认知活动的自我意识和自我控制。[7]

  在上述USEM模型的基础上,本研究参考了史秋衡和文静、肖继军、韩玉萍等人对USEM模型的内涵解读[8],结合我国大学生学情调查的数据库,赋予USEM模型新的内涵,提出其包含的四个要素是学科理解力、综合技能、自我效能、元认知。具体而言,学科理解力是指大学生掌握的专业、工作相关的知识与技能;综合技能是指大学生在读期间获得的有利于工作的综合技能,如适应能力、沟通能力、团队协作能力、表达能力、信息搜索与处理能力等;自我效能则是指大学生在充分了解和认识自我的意识和效能,表现为对自我的反思、对他人的尊重等能力;元认知是指大学生通过高等教育逐步深化审视自我和自我认识的认知过程,如价值观和世界观、批判性思维等。

  基于此,本研究编制了《大学生自我评价的就业能力调查问卷》,共16个题项。使用验证性因子分析对问卷结构效度进行检验(n=6072③)。各因素负荷量、标准化因素负荷量平方,各因子的组成信度和聚敛效度均达到理想值范畴(见表1),说明问卷的信度与收敛效度理想。通过极端值检定,数据呈现非多元正态分布,因此采用bootstrap估计加以修正,由Amos内建Bollen-Stine p correlation重新估计模型拟合度[9],最后的拟合度指数为

  /DF=1.117<3、RMSEA=0.004<0.08、CFI=0.996>0.09、GFI=0.965>0.09、AGFI=0.943>0.09、SRMR=0.046<0.08、TLI=0.995>0.09,说明模型拟合度理想。可见,调查问卷的四因子模型具有良好的信效度。(见表2)

  因变量分别为就业能力的四个因子:学科理解力(U)、综合技能(S)、自我效能(E)、元认知(M)。自变量包括学生个体和教育培养两方面。

  学生个体变量包括先赋性因素和自致性因素,其中,先赋性因素包括性别(以女生为参照组)、生源地(以农村为参照物)、家庭经济状况(以父母月总收入来衡量,低于2 000元为低收入,2 001~10 000元为中等收入,高于10 001元为高收入,以低收入为参照组)、父亲受教育程度(分接受过高等教育和未接受过高等教育,以未接受过高等教育为参照组)。自致性因素包括学业基础(连续变量,分很差、差、比较差、比较好、好和很好六个等级)、专业(分文史哲、社会科学、理学、工农医学四类,以文史哲为参照组)、职业规划(分为升学、工作、出国出境,以工作为参照组)、自我就业认知(连续变量)。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