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分享

  ●是大多数人的,而多数人之间的利益很难一致化,而且多数人之间甚至可能存在对立性的种族或根本性物质利益的对立。因此,本身具有内在的张力和冲突性,这是我们必须务实地看到而不能选择性失明的,否则,正如很多历史上和现实中正在发生的故事一样,到来之后并不都是福祉,反而成为祸害。

  ●埃及的现实告诉我们,公民组织是重要的,但是,公民组织的自治不等于本身,二者之间不存在简单的因果关系,更不能划等号。

  ●泰国的难题告诉我们,恰恰是城市中产阶级,构成了的反对力量。中产阶级的诉求取决于其所处的社会结构,中产阶级与没有必然联系。

  ●乌克兰的悲剧进一步告诉我们,在存在种族冲突和国家认同危机的国家,选举动摇的是立国之本即国家认同。

  近年来,一些国家的化进程,如埃及、泰国、乌克兰,正在挑战着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甚至被当做圣经的化理论命题,诸如公民社会是的前提和基础、中产阶级带来、有利于民族和解。

  很多人习惯在“元叙事”上看,把一个国家的好坏都归因于。我们应该更专业地看待这个实在是太重要的现实问题,为此就需要以更敬业的态度去了解一个国家的历史与现实。

  公民社会与的正相关关系应该来自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他把活跃的乡镇自治和发达的公民团体的活动本身视为。但是,所有热心于化的人似乎都忘记了托克维尔的“民情说”,美国所以能如此,是因为其地理位置、法治精神和公民守法而又关心公共事务的民情。换言之,一个可能的反论是,没有这种性质的民情,即使有了公民社会,这样的公民社会与何关?

  其实早有答案,只不过很多人只是选择性地相信既有的智识成就,比如普特南在《使运转起来》中所讲的南部意大利的基于庇护关系而形成的“弱公民社会”并不利于治理。普特南这样的研究被埃及化悲剧所强化。其实,亨廷顿早在其《文明的冲突》中就对所谓的公民社会组织即穆兄会抱有警惕,认为这种社会组织不利于。但是,美国制定“大中东计划”的理论家和家置此于不顾,当2011年突尼斯、也门、利比亚、埃及、叙利亚等国发生事变之后,马上给予一个浪漫的封号“阿拉伯之春”。结果,以“阿拉伯之冬”收场。尤其是埃及,靠公民组织主导下的选举而上台的穆尔西政权,其政策甚至比威权主义的穆巴拉克更专横,结果城市中产阶级转而又搞大规模的街头。但这次中产阶级的街头要的不是,而是军政权。

  埃及的现实告诉我们,公民组织是重要的,因为任何一个社会都需要一定程度的自治,任何政府都不可能管理好老百姓的所有日常事务。但是,公民组织的自治不等于本身,公民组织自治是地方性的,即地方或社区的公共性,而是全国性的,即全国的公共性,二者之间不存在简单的因果关系,更不能划等号,其中公民社会的“民情”或者说这个社会的根深蒂固的文化传统决定了公民社会与的样式和走向。

  摩尔在《与的社会起源》中有一句“没有资产阶级就没有”,成为西方化理论的金科玉律。于是乎,西方化的经典理论就变成:经济发展推动工业化和城镇化,工业化催生了中产阶级,中产阶级自然要求。这是西方人根据自己的历史而给出的一个高度抽象和简单化、因而也是有违其自己历史的化教条。西方化历史的是,资产阶级带来了精英,这不用质疑,但精英和前的贵族制、寡头也没有多少区别,而线年二月以后的事,最迟也是1871年巴黎公社以后的事,大众从此到来。也就是说,即使是欧洲的历史,也不是化教条理论所说的那么简单。因为理论的简单化,而简单化的理论必然有违历史本身,以至于就连亨廷顿这样的“先知先觉者”在《第三波》中也沿着摩尔的路线得出所谓“中产阶级带来”这样的命题。

  而泰国的难题告诉我们,恰恰是城市中产阶级,构成了的反对力量。他们不停地搞街头集结,不推翻民选政府决不罢休。更为可笑的是,因为泰国的中产阶级占人口的30%,他们提出了极端荒谬的主张:70%的国会议员和官员靠任命,30%的靠选举。在泰国这样一个城乡两极的社会结构中,中产阶级成为少数,必然是人头的输家。因此,此中产阶级非彼中产阶级,而中产阶级的诉求取决于其所处的社会结构,中产阶级与没有必然联系。

  泰国是“没有资产阶级就没有”的反面教材。其实泰国并不特别。大量的历史和既有的研究已经告诉我们,有财富的阶级喜好自由,自由带来财产权,而且喜欢用脚投票,即哪里环境自由、哪里能发财就到哪里去,他们特别不喜欢一人一票的靠数人头的。什么人喜欢人头呢?什么人喜欢平等呢?当然是下层阶级、穷人和无产者。也正因为如此,西方思想上的主流理论一直是压制、妖魔化作为大众权利的的,托克维尔说的“多数人”就是讲弊端的可能性。但是,当西方的大众、美国的黑人有了选举权以后,又没有出现托克维尔所担心的穷人对富人的合法剥夺,原因何在?在于宪法,在于法治,在于苛刻的制度安排,使得大众即使有了选举权也不能实行不利于富人的政策,变成了穷人4年一次的“嘉年华”,富人的隐忧消失了,穷人的心灵也得到了抚慰。

  印度之所以是印度,即多民族、多种族的印度之所以能成为一个国家而不是四分五裂,就在于印度实行了。这是西方人最为津津乐道的。其实,印度之所以是一个统一的印度,还可能有更多其他的、更为重要的历史背景和原因,而不能简单地归因于代议制下的联邦制。一个更大概率、甚至普遍性的规律:正是由于运动,一个又一个新生国家诞生了。联合国成立时只有40多个会员国,而今天则有200多个,其中化运动居功至伟。这是因为,主义和民族主义一开始就是一对孪生兄弟,化催生了欧洲最早的民族主义运动,反过来,民族主义运动又借助于化而得到强化。1950~1970年代的民族解放运动其实又是民族运动,大批亚非拉国家得以诞生。苏联解体、南斯拉夫解体,更是刚刚过去的历史,都是主义与民族主义的双重奏的产物。

  乌克兰的悲剧进一步告诉我们,在存在种族冲突和国家认同危机的国家,即20%多的乌克兰东部的人亲俄罗斯、70%多的乌克兰西部的人亲欧洲的型社会,选举动摇的是立国之本即国家认同。和泰国一样,乌克兰的型社会结构决定了稳定的、和平的依然是期许之中的愿景。

  我一直认为,在价值上是公共之善,值得也必须追求;但是,更是一个现实中的工具性问题即是一个政体问题,既然是政体问题,它和君主制、贵族制一样,必然存在内在的利益冲突性。原因很简单,是大多数人的,而多数人之间的利益很难一致化,而且多数人之间甚至可能存在对立性的种族或根本性物质利益的对立。因此,本身具有内在的张力和冲突性,这是我们必须务实地看到而不能选择性失明的,否则,正如很多历史上和现实中正在发生的故事一样,到来之后并不都是福祉,反而成为祸害。基于固有的张力和冲突性,实现的条件、尤其是同质性条件就不可或缺,尤其是对一个大国、一个发展中国家、一个多种族国家而言。同质性条件至少包括三点。

  国家认同前提:这是连自由理论家达尔和林茨都反复强调的,只能在大家都接受的特定疆域内玩,各家各派都首先承认自己是一个国家的公民,否则就变成了国家的工具。

  基本的共识前提:现代国家必然是文化或观念多元化的生态,但应该是多元一体,即存在最基本的、大家都能接受和认同的价值,否则,型价值之争就会通过党争而强化,进而演变为型社会,难以达成有利于公共利益的公共政策。自由理论家萨托利如是说,除非存在共识,否则制是很危险的。

  社会结构的大致平等性与同质性:亚里士多德一开始就指出了社会结构与政体的关系,即中产阶级主导型社会最为稳定,西方的化也基本是橄榄型社会形成以后的事。而在极化对立的社会,即贫富悬殊、教派对立的二元化社会结构之中,选举只不过是强化了社会结构的对立和冲突。在发展中国家,穷人必然居多数,有产阶级为少数,结果是有产阶级反对;而在教派对立的大中东,选举最终不过是强化多数派的主导权,因而选举非但不能抚平教派斗争的伤痕,甚至加剧教派。

  我们要反思的不仅仅是上述命题的正误,还有形式本身。和经济需要竞争一样,也需要竞争。但是,采取什么形式竞争?我们不能简单地否定竞争性选举对于西方的价值——尽管竞争性选举的背后其实是“党争”因而使得问题重重,但是这种对西方管用的工具对其他国家又是什么结局呢?对于缺少同质性条件的后发国家而言,人们向往,需要,因此学习效仿而搞“党争”,而党争必然以其特定的社会基础即种族、宗教、阶级为平台,结果,党争很有可能导致型社会。鉴于此,我们提出建设全面的、多层次的协商制度,实在是明智的、必要的举措。但是,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作为走向“公共之善”的最佳路径,协商制度是一种比选举要求更高、实行起来更难的一种理想型制度。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