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分享

  在社会现实层面上,“有人的地方就分上中下”,即阶层。所谓阶层,是由具有相同或类似社会地位的社会成员组成的相对持久的群体。静态来看,在一个社会内部,不同的社会阶层总是布局成一定的结构关系,即阶层结构。动态来看,与改革开放前30年相比,由于经济社会市场化程度的不断加深,改革开放后30多年一个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中国社会分化流动无论是在速率、频度上还是在广度、深度上,都大大加快、加大、加深了。各个社会阶层一直处于不断分化和流动的状态之中,原有的“两个阶级一个阶层”的铁板一块式的阶层结构被打破,新的阶层关系和阶层内部结构不断地分化重组着。

  在理论研究层面上,自改革开放以来,在持续的分化流动过程中,中国社会阶层结构发生了十分明显的变化,传统的“两个阶级一个阶层”的提法,再也很难概括中国社会阶层结构的真实原貌。为此,国内许多学者依据一定标准,如职业、权利、地位、声望、财富、受教育程度等,重新进行了研究界定,力图把握住社会阶层结构演变的真实脉络。归纳起来,主要有四种代表性的研究动向。一是“层化”论。该研究理论依据一定的分层标准,将社会分为若干阶层,阶层之间存在比较明显的界限和位序。其中最有代表性当推“十阶层”论,该理论依据经济资源、文化资源、组织资源占有程度的不同,将当今中国社会分为十大阶层和五个等级。二是“断裂”论。该理论认为自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社会出现了一个资源向上集中的趋势,一些底层群体逐渐被“被甩到社会结构之外”,呈现出“上层寡头化、下层民粹化”的格局,从而形成了一个阶层结构“断裂”的社会。三是“碎片”论。依据改革进程中获益程度的不同,该理论将转型期的中国社会阶层结构分为四个利益群体:特殊获益者群体、普通获益者群体、利益相对受损群体和社会底层群体,并进而认为当今中国社会阶层结构呈现为失衡的“倒丁字结构”。四是“固化”论。近年来,由于网络和媒体对社会上愈演愈烈的“拼爹”行为和“二代”现象的高度关注,引发了国内越来越多学者的关注,认为转型期中国社会阶层结构已然出现了利益分配机制严重扭曲,权利世袭愈演愈烈,向上流动通道被堵塞,阶层边界壁垒不断堆高,跨阶层流动减缓甚至停滞等诸多不协调、不可持续的变化趋向。“富贵绵延”和“贫困世袭”同时显现。并且,社会阶层之间尤其是强势阶层和弱势阶层之间矛盾冲突增多,社会戾气上扬。很显然,这是社会利益固化的结构表征,表明阶层结构正在逐步固化并存在撕裂为强弱分立对峙的两极的危险。

  不可否认,上述阶层结构研究成果基于各自独特的理论工具,无论是从定性或定量、动态或静态以及分化或固化的研究视角,均对改革开放以来分化流动中的阶层结构作出了合乎实情的描述和研判,得出了不少令人信服的研究结论。但从整体上看,仍存在一些需要进一步完善、深化和拓展的问题。主要有:

  一是共识点较少。不难看出,不论是“层化”论、“断裂”论,还是“碎片”论、“固化”论,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也正是由于各自理论依据和研究视角的不同,造成其研究结论的共识点不是很多,使得人们对当前中国社会阶层结构难以达成一个统一的判断。不言而喻,这不利于理论研究成果向政策实践层面的转化。

  二是比较研究欠缺。显然,这几大研究结论的得出均是建立在学者们长期的经验研究和卓有成效的理论创新的基础之上。但同时也存在一个值得探讨的疑问:其研究的参照物究竟是什么?是否经历了一个基于历史大纵深和国际宽视域的比较研究过程?从既有的研究文献来看,在这方面的研究成就似乎稍显单薄。而且,一味地聚焦于当下而忽视历史渊源和国际背景来研究现阶段中国社会阶层结构,有时候难免有失偏颇和偏激。

  近年来,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对古籍阅读和收藏产生浓厚兴趣,古籍拍卖行业呈现出勃勃生机。原来在艺术市场上比较小众的古籍,逐渐开始吸引收藏者的眼光,古籍拍卖屡创新高。【详细】

  知识经济时代,科学技术日新月异,知识更新不断加快,人们所掌握知识的“保质期”越来越短,“折旧率”越来越快。【详细】

  新时代,思想理论课的作用不可替代,思想理论课教师责任重大。对广大思政课教师而言,要用实际行动推动党和国家有关思政课改革创新的部署落地生根。【详细】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