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分享

  由于5G所带来的“百年未遇之大变故”,整个社会和传媒领域都在发生深刻的改变。面对这一系列性的甚至是颠覆性的改变,我们进行学科建设的基本逻辑就是要再次回到原点。为什么要回到原点?是因为我们最基础性的东西都发生了改变。

  一直以来,无论新闻传播学如何变迁,始终离不开“媒介”“传播者”“内容”与“受众”这四个基本要素,5G技术正在具体的传播学研究领域改变着这四大要素的内涵和外延:

  当下传播学研究的一个根本困境在于,我们所研究的“媒介”,是否还是受众所认知的“媒介”?这是一个学科的基点问题。上世纪60年代,著名的加拿大传播学者麦克卢汉曾经说过一句特别具有想象力的话,“媒介是人的延伸。”当时我们对这句话的理解限于对物理意义上的延伸,是人的听力、人的视觉等等一系列功能上的延伸。但是随着今天的信息技术,以及互联网所带来的深刻改变,媒介开始从一种物理性媒介范畴进入到生理性的媒介和心理性的媒介范畴。因为它已经开始实实在在地在万物互联的格局中通过传感器连接我们生理、心理、情绪等各种各样的信号,我们身体与情绪的各种变化起伏已经通过传感器的数据连接经由算法跟外界逐渐连为一体。

  具体地说,随着5G技术的出现,有越来越多的身体或物件上的感应元件可以实现所谓万物互联。这种万物互联之后必然会涌现出数量规模及品类极为丰富的全新内容产品——传感器资讯或传感器新闻,它可能要比当年社交媒介把个人连接在一起,赋能于人,使人人都成为传播者之后,所涌现出来的海量资讯的规模和品类还要大得多的多,由此给社会和传播领域造成的改变将是难以想象的。而当我们的,即我们的生理、心理,也可以通过各种各样的传感器来跟外界进行信息交换的时候,便会由此形成一系列基于全新传播的功能和价值模式,这种巨大的技术所带来的、人的内外因素的深度链接与“跨界整合”,也必然带来对于媒介自身定义的改变。

  事实上,即使在网络社交媒介出现之后,“人人都是传播者”只是理论上的一种可能,因为这时传播的主要方式还是通过书写文字来进行的,书写文字本身是有一种精英逻辑在里面起着作用的,绝大部分人还是“沉默的大众”,他们只是一个个点赞者、转发者、阅读者、消费者,而不是内容创造者,不是发言的主体。有研究成果表明,在书写文字为主的时代,社交媒介上虽然内容很多,但是95%的内容都是由3%-5%的人来撰写和发出的,其他人其实就是“打酱油”或者看客、转发、点赞。

  但是从4G开始,短视频成为一种让普通老百姓毫无障碍地把自己的生存状态和所思所想向全社会进行分享的工具,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把社会性传播的发言者门槛降到如此之低,拥有智能手机的用户无论是否可以描摹书写、遣词造句,按下拍摄键的同时就开始了内容创造,这开启了海量普罗大众成为今天真正意义上的传播者的状态,是一个性的转变。抖音、快手上涌现的草根创作者就是这种变革的实际体现,在智能手机普及率极高的今天,拿起手机拍摄一段上传并不是技术门槛很高的事情。技术将释放网络用户更多传播者的主体性。

  此外,MGC(技术生产内容)异军突起是另一个不容忽视的传播主体。在没有互联网、没有社交媒体之前,专业媒介、专业媒体人、专业传播机构统揽或者承包社会传播的基本职能。社交媒体出现后,内容生产的主体开始多元化,出现了个人生产内容(UGC)、机构生产内容(OGC)和专业生产内容(PGC),而5G之后出现的一个更重要的生产类别,就是技术生产内容(MGC)。因为5G是一个“两高两低”的通信技术,高速率、高容量,低时延、低能耗。低能耗和高容量就造成了万物互联的一个基本现实,让所有的传感器可以永远在线,而且把很多的传感器连为一体。这就意味着,无论是来自于环境还是我们的可穿戴设备,都会参与到未来的内容生产当中,而这种内容生产所呈现出来的类别、价值以及它对社会、商业和人际关系的影响,是极其丰富和深刻的。连人的情绪都可以进行数字显示,整个社会就会呈现出全新样貌,社会管理、社会协同、社会协调以及人民的生活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如前所述的从基础的文字表达到视频表达,变革的不仅仅是内容形式,更是社会表达主体的换位。相对来说,书写文字是比较单纯的,表达的含义干净整洁,没有太多杂音或附加成份,适合于表达事实性的、逻辑性的、理性的东西。但是5G所带来的视频的突起,势必会使社会表达的核心表达、关键性的交流都被视频所取代,这是一个大趋势。

  传统上,视频仅仅是一种以提供娱乐为主的语言,对主流新闻的表达、对社会意见与观点的承载力是相对不足的。4G时代,随着短视频的出现,视频开始逐渐介入社会影响力的中心,对主流事件、重要事项的关键性发展发挥自己的作用。视频中包含的大量非逻辑非理性成分,对传播效果的达成产生了重大影响。

  进入5G时代,视频市场会发生何种变化?我们知道,短视频虽有“快与活”的特点,但终究因其“轻与短”,缺乏主流与关键逻辑表达所要求的厚重、严谨和周到,对于主流表达的影响依旧有限。因此,借助5G大带宽、高速率的优势,中长视频“登堂入室”表现自身价值,是必然的。

  当这种表达方式成为社会表达主要语言形态的同时,就会带来一系列的问题。因为视频参与这种关键性传播的时候,它的构成要素已经远远超出了事实、逻辑和理性这个层面,越来越多场景性的因素、关联性的因素以及非逻辑、非理性的成份,会参与到未来的社会性、关键性、主流性的传播当中。

  面对现在出现的新的表达方式和越来越多的非逻辑、非理性成份,如何进行表达方式的配置,如何把握其机制和规律,目前这方面几乎可以说是一种空白,缺少把控力。随着5G技术的商用,大概在两三年后,这样的传播应会成为一种社会基本现实。面对如此繁杂的一种话语方式和表达逻辑的改变,无论是主流价值观的传播,还是在社会沟通中形成共识,都有很多问题要解决,这可能是未来传播领域尤其是传播、社会传播中一个相当大的风险之所在。

  一方面,在5G时代,流量(用户)在BAT平台上将成为富余资源,这些平台型媒体提供的流量资源会变得越来越“廉价”,因此,传统媒体在转型中获取用户的成本会大大降低;另一方面,传统媒体也可以通过自身的独立端口获得属于自己的“私域流量(用户)”。两者相济,那么原有的用户流失、渠道中断等问题会得到大大改善。在这种情形下,对用户的精准管理便成为未来发展中的重中之重。这其中,既要解决数据库管理中的用户精准洞察与把握(包含其社会特征、生活形态、价值观念、社往、行为结构等等),同时,还要解决自身的内容与服务在同用户连接时的一系列问题。

  以内容服务为例,它要解决四个环节的问题:一是使用户能够“看见”,即解决通过什么渠道、在什么场景之下是内容能够实际“触达”到特定用户的问题;二是使用户能够“看下去”,即解决形式的选择、技巧的运用、场景的构建,使特定内容与特定用户的阅读习惯、阅读心境、阅读兴趣相匹配的问题;三是使用户能够“看懂”,即解决在传播符号的“编码”阶段就充分考虑到特定用户“解码”时可能遇到的知识背景、思维方式、参照标准等方面的特殊性,从而给予特定的解决方案,尽可能避免用户“解码”中的“文化折扣”现象;四是使用户“既看懂又能用”,即尽可能解决用户在信息、知识与行动、决策之间的连接问题,为他们量身定制一整套“学以致用”的“行动路线图”。

  比如我们都做传统效果研究,过去传播意义上传播效果就是短期效果、中长期效果,所谓效果,简单来说就是人对于外界进入信息的信息加工的一种机制。“短期效果”是指你用自己一生的知识、经验、阅历对于外来信息的一种理解、加工和归类,这是个体因素对于传播效果产生作用的一个层次。“中长期效果”指的是社会的中观、宏观因素,如群体压力、社会规范、文化传承、规制、伦理道德等等因素对于这些信息的进一步加工所产生的那种影响和改变等。但是在整体效果研究中,缺少最为基础的一环,即对于“人”作为一个生物进化体本身,进化了几十亿年的生物体对于外来信息基于生理和心理的反应机制和反应模型的研究,如果没有这一层次的研究,我们对于传播效果和信息加工的研究及结论就如同“沙上建塔”,这样一种学术逻辑肯定是不完善、不彻底的。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