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分享

  近日,曾在榆阳区驼峰路办事处下属社区以“居民组长”身份工作多年的居民反映,办事处的领导在处理人事问题上,打亲情牌,其中金华社区两名当选的委员余滢滢、王熠路实为办事处领导余生龙、曹冬梅的子女。“当选后,从未见他们上过班,签到表上却一直有人代签。”

  5年前,李霞(化名)以居民的身份开始在榆阳区驼峰路街道办事处金华社区工作,所拿工资也由几百元最终涨至1100元,日常负责登记住户信息、巡逻、通知三查、催缴养老保险等工作。李霞告诉记者,在驼峰路办事处,类似她这样上班的足有数十人,工资由当地民政部门代发。

  2016年10月,李霞接到上级通知,“你不用再来上班了,经过居民代表投票选举,波、李巧媛等5人被选为社区委员会委员,同时还兼任居民组长职务。”李霞说,如果同时担任组长、委员两个职务,所领工资总额为1900元,然而她发现,5名推选的委员,其中有两人的名字非常陌生,年龄同为22岁。后打听得知,余莹莹、王熠路实为办事处领导余生龙、曹冬梅的子女。

  “我托人打听,原来两人刚大学毕业,当选后,签到表的字也是由他人代签的。”李霞说,为此事,她找了社区负责人、办事处领导,但得到这样的答复,“结果已经定了,再说没有意义。”李霞还发现,办事处还辞退了多名和她身份一样的“组长”,递补进来的同样为在职领导的亲属。

  11月8日,华商报记者来到金华社区,在该社区门口张贴的公告栏上,记者发现,10月28日,金华社区公布了此次当选主任、副主任、委员的名字,王熠路、余莹莹排名最后。在签到表上记者看到,11月份余莹莹签名栏上一直有人签字,但王熠路为空白。

  从该社区多名工作人员口中得知,“余莹莹、王熠路自当选居民委员后,从未上过班。”该社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余莹莹的名字一直由其母亲代签,如有人问起两人是否在职,他们对外宣称“两人下片区了”。

  11月9日,驼峰路办事处余生龙解释,按国家相关政策,社区居民委员会每两年进行换届,按照榆阳区政府文件指示,社区大学生村官、社区工作者占到居民委员会的30%,老组长、老委员占到30%,居民代表占到30%,用人的渠道要放宽、放大,老组长、老委员工作多年,现在社区工作要求尽可能的信息化,特别是在党建这一部分,老组长操作不了电脑,需要补充新人进来,这就必然要将一些老组长裁掉。

  至于他的女儿余滢滢为何会当选居民委员会成员?余生龙表示,他的女儿符合进入居民委员会符合条件,他家住在金华路社区,大学也已经毕业,先到社区实习、工作,下一步考取社区工作者可以进行加分,自己的女儿不违背榆阳区相关政策的文件精神。

  去年,该办先后荣获“全国防震减灾示范社区”“全国和谐示范社区”、“全省和谐社区建设示范街道”、“全市基层党组织理论学习示范基地”“全市精神文明建设先进集体”等23个中省市区级奖项。

  年仅22岁,甚至很少露面,却顺利当选社区委员会委员,11月9日,华商报对驼峰路办事处金华社区余某某、王某某当选委员一事进行了报道。11月10日,还有人爆料称,除上述两人外,办事处其他社区也存在相同情况,其中该处李世禄的亲属达到3名。还有人称,投票选举前,有人向他们打了招呼,特别强调必须选谁。

  11月10日,驼峰路办事处多名群众反映称,除余某某、王某某外,此次当选的委员还有办事处其余领导的亲属,其中包括办事处李世禄、办事处主任谢平。她说,让人震惊的是,“李的爱人方玉芳当选为长虹路社区委员,方玉芳的亲戚方某、方某某也分别当选为委员、主任。”她还表示,窦某某系办事处主任谢平的亲属,也当选了社区委员。

  11月10日中午,华商报记者分别前往上述社区,在长虹路社区外张贴名单上,记者发现,根据已经公布的选举结果,包括方玉芳在内共有5人当选为委员,公布时间为2016年10月28日。经调查记者发现,因害怕名单曝光,兴中路社区已将公布人员名单全部撕掉。金阳社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领导安排亲属上班,导致社区无法正常开展工作,“脏活累活安排给没有关系的人,大家怨声载道,可社区负责人又不敢轻易得罪领导亲属。”

  至于为何领导安排的亲属能够顺利当选,驼峰路办事处下属社区多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选举前,驻社区干部反复强调,必须挑选能够控制的选民,投票前必须明确,推选何人为候选人。

  金华社区一位工作人员表示,选举当天,选民被带到会议室隔壁的小屋内,社区干部作为监督人,在一旁暗示指挥。而金阳社区一位已被辞退的“居民组长”称,选举结果必须严格按照领导的要求实施,如果选中他人,选举会被作废,择日重新投票选举。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