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社会 >
分享

  揭秘犯罪人心理成因,谋划青少年心理教育。作者为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长期从事犯罪心理和青少年心理问题研究。

  最后这个教授拿出一个方案,盟军就照这个做了,然后大家看到德国在短短几十年间崛起了。所以我认为,我们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学者呢?我们真的需要一批人能坐下来潜心研究中国十年、二十年以后该怎么样发展。

  (①路德维希·艾哈德(LudwigErhard,1897—1977),德国家、经济学家。富商家庭出身,1922年毕业于纽伦堡高等商业专科学校,1925年获得法兰克福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二战期间不肯加入纳粹组织,致力于研究德国战后经济重建的问题,曾因此失去工作。战后成为盟军在德国西部占领区的经济顾问,通过一系列改革来践行社会市场经济理论,为西德日后的“经济奇迹”打下基础。在1949年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成立后,历任经济部长、副总理、总理,1966年因发生财政危机辞职。)

  李玫瑾:嗯,我就是觉得他们问题少。我在工作中接触过很多记者,我觉得记者很优秀在哪儿呢?他能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当然,这也是他的职业要求。

  陈丹青:不,我现在遇到最痛苦的问题是,我这十多年跟记者打交道发现,他们的问题都是一样的,问法也是一样的,连词语都是一样的。

  陈丹青:我没有办法改变他们。独孩政策以后太宠孩子了,受宠的小孩一个是娇生惯养,还有一个是不知所从。接着就是考试,一路考到大就考傻掉了,只知道四个选项中哪一个是对的,当他被扔到生活里面,被扔到活人面前,他经常不知道该怎么反应。还有一个就是权力结构,他太早就明白谁是不能得罪的,谁是可以忽略的,所以他在人群中只有一个技能,那就是辨别谁对他有用,当这个情况不明显的时候,他就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窦文涛:是。我举个例子,像凤凰卫视主办的中华小姐选美比赛,那都是大学生、小姑娘啊,你会发现她们一点都不呆,她们有着中国人的生存之道。你看她们在一起的时候完全是聊她们爱聊的,很活泼,但是突然领队来了,或者老师来了,就做出一种老实的样子,上台问她们对国家是什么感情,她们就说“祖国啊,我的母亲”。你觉得她是幼稚,我倒觉得她是成熟或者世故,她只想怎么对付你这个场面。你可以想见,她对校长也是“我不能犯错误”这样一种想法,她就是这么一种人。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