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军事 >
分享

  知远导读]本文原载于2019年3月4日俄罗斯《红星报》,是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长瓦列里·格拉西莫夫在俄罗斯军事科学院全体大会上的报告。这是一次以“当前条件下军事战略的发展”为主题的军事学术会议。与会者讨论了未来战争、武装斗争的特点和国防领域最迫切的问题。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长兼国防部第一副部长瓦列里·格拉西莫夫大将作了关于军事战略主要发展方向和军事科学的任务的报告。

  俄罗斯军事科学院全体大会日前召开。这是一次以“当前条件下军事战略的发展”为主题的军事学术会议。军事科学院院长马赫穆特·加列耶夫大将宣布会议开幕。与会者——军事科学院院士,俄罗斯国防部领导成员,俄罗斯联邦总统行政当局、国家杜马和联邦委员会的代表,以及俄罗斯军事科学院、国防部高校和科研机构的主要学者——讨论了未来战争、武装斗争的特点和国防领域最迫切的问题。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长兼国防部第一副部长瓦列里·格拉西莫夫大将作了关于军事战略主要发展方向和军事科学的任务的报告。以下是报告内容。

  军事科学院每年一次的会议传统上是军事专家们交流关于军事科学领域最迫切问题看法的场合。会议的结果实质上决定着军事科学下一步发展方向,因此总是在俄罗斯国内外得到广泛讨论。今年我们将研究当前条件下军事战略的发展问题。

  作为“军队领导艺术”的科学,军事战略诞生于上世纪初期,并在研究战争经验的基础上得到发展。总地来说,战略是“关于防止、准备和进行战争的知识和行动系统”。

  当前,战争的类型正在增多,战争内容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参加武装斗争的主体数量在增加。除了主权国家的武装力量,参加交战的还有各种非法武装、私人军事公司和自我宣布独立的“半主权国家”。经济、、外交、信息压制手段和为加强非军事措施效果而展示军力的方法得到积极运用。当非军事方法不能达成预定目标时就会使用军队力量。与此同时,俄罗斯的地缘对手毫不隐瞒,他们不仅准备在局部冲突过程中达成目标,还正在准备与“高技术对手”进行战争,从空中、海上和太空使用高精度杀伤武器,并积极进行信息对抗。

  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武装力量应做好运用传统的和不对称行动方法进行新型战争和武装冲突的准备。因此探索与不同对手进行战争的合理战略对于发展军事战略理论与实践具有首要意义。我们必须明确军事战略的本质和内容,防止、准备和进行战争的原则。应该进一步发展武装力量使用方式和方法,首先是在战略遏制领域,并完善国防组织。

  军事战略在其发展过程中经过了几个演化阶段:从“毁灭战略”和“消耗战略”到“全球战争”“核遏制”和“非直接行动”战略。

  美国及其盟国已经确定了其外交政策的进攻性方向。他们研究了进攻性军事行动,例如“全球打击”“多域交战”,运用“颜色”和“软实力”。其目标是消灭他们不欢迎的国家的体制,破坏主权,更换合法当选的国家权力机关。在伊拉克、利比亚和乌克兰就是如此。目前在委内瑞拉也出现了这种行动。

  五角大楼已经开始制定被称作“特洛伊木马”的全新军事行动战略。其实质在于积极利用“第五纵队的潜力”,以破坏局势稳定,同时用高精度武器打击最重要的目标。

  我想指出的是,俄罗斯联邦做好了对抗这些战略中任何一种的准备。近年来军事学者们与总参谋部共同制定了抵消潜在对手进攻性行动的概念方法。

  “积极防御战略”是我们“回击的基础”。该战略考虑到了俄罗斯联邦军事学说的防御性,规定了旨在超前抵消所面临威胁的一整套措施。对所制定措施进行论证应是军事学者的科研工作,也是保障的优先方向之一。俄罗斯需要在发展军事战略方面超过对手,领先一步。

  作为一门科学,战略的发展应涵盖两个方向:发展关于战争的知识系统,完善防止、准备和进行战争的实践活动。

  武装斗争及其战略水平是军事战争的研究领域。随着新的对抗领域在当代冲突中出现,斗争方法日益向以军力为支撑综合运用、经济、信息和其他非军事措施的方向移动。但武装力量准备和进行战争的问题仍然是军事战略的主要内容。当然,我们正在考虑影响战争进程和结局的所有其他非军事措施,并为有效使用军事力量提供保障和创造条件。同时应该明白,在其他领域的对抗是有着各自“战略”和行动方法及相应资源的个别活动方向。要达成总体目标,我们需要对其进行协调,而不是直接领导它们。

  战略应对未来战争的特点做出预测,制定新的战争战略,在总体上使国家和武装力量做好战争准备。因此必须更新研究任务清单,为其补充新的科研活动方向。

  无疑,在军事战略这些方向上的工作应由总参谋部军事学院与军事科学院共同领导。为了更有效地研究问题,需要吸收国防部所有科研机构、有关联邦权力执行机关的科研潜力。实践表明,问题需要在科学实践会议上讨论、在圆桌会议上研究。只有在这种情况下它们才能带来军事战略理论与实践领域的新成果。

  随着战争特点及其准备与进行条件发生变化,一些战略原则不再使用,另一些战略原则则被填充新的内容。

  防止战争的原则在于预见军事形势和战略形势的发展,及时查明军事危险和威胁并及时对其做出反应。

  为国家预先准备战争的原则提供保障的是武装力量经常保持高度战斗准备和动员准备程度,以及建立和保持战略预备队与储备。

  在目前条件下,在武装力量发挥决定性作用的同时,基于协调运用军事措施和非军事措施的战争原则得到了发展。达成战略行动的突然性、果断性和连续性的原则仍然具有现实意义。依靠迅速行动,我们将先于敌人采取预防性措施,及时发现其弱点并令其感到威胁,而这种威胁会导致敌人不可接受的损失。这能保证我们夺取和保持战略主动权。

  应该在凝聚整个科学界的力量的情况下继续进行修订现行原则和论证新原则的工作。必须制定共性原则和针对具体形势的行动原则。

  军事战略理论原则的基本发展方向看起来如此。但伟大的统帅亚历山大·苏沃洛夫说过:“没有实践的理论会死去……”正是因此,没有经过科学论证的军事战略实践活动是无法想象的。

  建立军事冲突发动和进行的预测方案研究系统是战略实践活动的基础。对潜在冲突方案进行理由充足的预测是制定武装力量使用方式和方法的初始条件。目前已经对合理的武装力量使用方式系统——战略遏制行动是其重要组成部分——进行了理论研究和实际验证。

  华盛顿在继续推行扩大在俄罗斯边界附近军事存在系统,在军备限制与裁减问题上破坏条约关系系统的方针,这导致战略稳定受到破坏。例如,2002年美国单方面退出了《反导防御系统限制条约》。在性退出《中导条约》之后,其下一步可能是拒绝延长《第三阶段削减战略进攻武器条约》的有效期。近年来五角大楼曾多次宣布打算将太空用于军事目的。为此正在组建新军种——太空军,这将为太空军事化创造前提。

  归根到底,所有这些行动可能会导致军事局势急剧激化,出现我们不得不以不对称反制措施予以回应的军事威胁。

  因此,论证和完善核遏制与非核遏制措施是发展军事战略的迫切任务。任何潜在侵略者都应明白,对俄罗斯及其盟国采取任何压制方式都是没有前途的。我们必将予以回应。为此正在装备和部署现代化武器,包括全新的武器类型。已经开始批量生产和为武装力量装备新的武器。“前卫”“萨尔马特”、最新的武器“佩列韦斯特”和“匕首”都展示了很高的效能,“海神”和“海燕”系统的试验正在顺利进行。正在按计划推进“锆石”高超声速海基导弹的研发工作。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是,在该领域我们有把握领先于世界上的科技发达国家。例如,我们已经决定进行旨在研发陆基中、近程高超声速导弹系统的科研和设计工作。研制新武器将不会使俄罗斯卷入新的军备竞赛。我们将在计划中的军事预算范围内制造数量足够遏制的新系统。

  我们的西方伙伴所推行的政策迫使我们“用制造威胁回应威胁”,制定对决策中心、能打击俄罗斯境内目标的巡航导弹发射装置实施打击的计划。

  军事学者应该关注对先进武器新的使用方法的探索和运用,以及在对抗潜在对手在太空和从太空进行的潜在军事行动的方式论证方面积极开展研究。

  叙利亚经验对于发展战略具有重要作用。总结和运用这些经验使我们划分出新的实践领域:在“有限行动战略”框架内在俄罗斯境外执行保卫和推进国家利益的任务。

  在具有高度机动性并能对完成任务做出做大贡献的一个军种的部队的基础上组建自给自足的部队集团是实施该战略的基础。在叙利亚这一角色被赋予了空天军部队。夺取和掌握制信息权,使指挥系统和全面保障系统预先做好准备,隐蔽展开所需集团是实施该战略的重要条件。

  部队行动的新方法在作战过程中得到了论证。军事战略的作用在于为俄罗斯部队集团和有关国家武装部队、冲突参与事化机构的军事和非军事联合行动制定计划,进行协调。

  在叙利亚首次在实践中制定和批准了新的武装部队使用方式——人道主义行动。在阿勒颇和东古塔,俄军在短时间内制定和实施了在执行歼灭任务的同时,从冲突地区撤出平民的行动计划。

  在叙利亚取得的成果使我们划分出武装力量在境外执行保卫和推进国家利益任务过程中的使用问题的现实研究方向。

  战略的发展方向之一与在现代化信息和电信技术的基础上建立和发展统一的一体化侦察、杀伤、部队和武器指挥兵力与装备系统联系在一起。该系统的任务是探测、提供目标指示和用战略与战役战术非核武器对关键目标实时、近实时地实施有选择的打击。

  第三个方向是研发对抗无人机和高精度武器的系统。在这里无线电电子战兵力和装备起决定性作用,是它们确保了根据目标类型、构成、时间临界性有选择地对其施加作用和影响的可能性。

  军事科学在该领域的任务首先是对在俄武装力量中建立无人机战略对抗系统和论证先进战略电子战系统、及其与统一系统整合的问题进行研究。

  这里强调的是:数字技术、机器人技术、无人驾驶系统、无线电电子战,所有这些都应在发展包括军事战略在内的军事科学的议事日程中。

  现代化军事冲突的特点之一是敌人通过采取破坏性恐怖行动破坏国家内部安全稳定。正是因此,研究和完善地方防御系统及其结构、配置方法,论证使其保持常备的一整套措施是发展军事战略的重要方向和军事科学的任务。

  目前我们在实施各部和部门为国防而采取的军事和非军事措施方面正在做许多工作。同时,必须继续研究在军事威胁升级和出现危险形势时联邦各权力执行机关行动协调、职权划分、对执行地方防御任务的指挥问题。

  特别具有现实意义的是论证建立国家基础设施关键目标综合防护系统的问题。这种防护系统需要在面临直接的侵略威胁时期,当敌人努力破坏局势稳定,形成混乱和失控氛围时,抵御来自所有领域的破坏和影响。

  这个问题是军事战略理论与实践领域的新问题,应当对其进行全面的科学研究。其工作成果应是理论原则,在实践中则应制定旨在确保综合安全的不同部门兵力与装备的联合使用系统。

  不久前军事科学界研究了武装力量在传统军事行动领域——陆地、空中和海洋——的使用问题。对现代战争特点的分析表明,像信息对抗这样的领域的重要性大大上升。未来战争的新现实是军事行动正在向该领域转移。同时,信息技术实质上正在变成最有前景的武器种类之一。

  没有明显国界的信息领域不仅能保证对关键的信息基础设施进行隐蔽的远距离影响,还能对国家民众产生影响,直接影响状况。正是因此,研究信息性行动的准备和遂行问题是军事科学的重要任务。

  研究提高俄罗斯武装力量作战实力的问题是军事科学的优先方向。俄罗斯武装力量的作战实力取决于其数量和质量、补充率和装备水平、部队的精神心理状况、训练水平、战备程度和战斗力。

  目前正在按计划实施俄罗斯武装力量合同兵补充计划。到2025年结束时合同兵数量将达到47.5万人。同时对义务兵的需求将下降。今天俄罗斯武装力量的军官队伍由训练有素的职业干部补充。所有军区、合成军团、空防军团的司令以及96%的合成部队与兵团的指挥员都具有作战经验。

  各军、兵种都在平衡发展,及时装备现代化装备。在保持战略均势方面起关键作用的三位一体核力量明显得到加强。俄罗斯国核力量的现代化装备比重达到了82%。

  部队和军事指挥机关的战役和战斗训练水平明显提高。其能力在发生质的变化。突击战备检查验证了军队远距离调遣兵团和部队,在战略方向上加强集团的能力。

  提高民众,首先是军人的意识形态和精神心理稳定性传统上是一个重要方向。正是为了这个目标在武装力量中重建了军事工作系统。

  探索发展军事战略与经济之间联系的新方法是发展军事战略的重要方向和军事科学的任务。为了使国家经济做好执行国防任务的准备,战略需要回答以下问题:经济要做好进行何种潜在战争的准备?在什么方向上准备?如何确保经济的生存能力和稳定性?如何在兼顾防护的同时更合理地配置经济设施?

  祖事战略的经典作家亚历山大·斯韦钦在近百年前提出的“经济会支配军事行动特点”的命题是客观现实。

  我要指出的是,目前国防部与国防工业综合体共同努力做了不少工作。首先是建成了高效的协作体系。在分析军事行动经验的基础上,科研机构正在参与制定对装备的要求并在研发全过程——从草图设计到国家试验——监督其执行。因此,军事科学将在预测未来战争的基础上确定未来武器和军事技术装备应是什么样的。同时军事学者们正在对其使用方式和方法的论证进行预先研究。

  现代化装备非常复杂,随着军事行动的开始其生产未必能在短期内理顺。因此在和平时期就应生产并列装所有必要的装备。我们应全力确保对任何潜在对手的技术和组织优势。在向国防工业综合体布置新型装备研发任务的时候,这个要求应成为关键要求。这样能使企业进行长期规划,并为科研机构指明在军事科学领域发展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的方向。

  今天对于军事科学来说主要的是,在确定军事冲突潜在特点,制定军事和非军事行动方式和方法系统,确定装备发展方向方面进行超前于实践的、连续的、目标明确的研究。极为重要的一点是将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成果用于部队实践。

  这些任务首先被赋予武装力量军事科学综合体。近年来军事科学综合体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例如,在总参谋部提出的科研工作框架内准备了用于中期(2021-2025年)军事规划的原始资料系统。该系统是修订和制定新时期国防计划文件的基础。

  俄罗斯军事科学的一贯特点是:善于在问题出现阶段就发现和揭示问题,能迅速研究问题并找到解决方法。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