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国际 >
分享

  年前一位朋友转发给我一篇微信文章,讲述的是一位在美国一所顶尖寄宿高中就读的中国学生今年被哈佛大学提前录取的事例。该文章作者的目的是想通过事例来宣传美国寄宿高中的特点和优势。

  哈佛大学录取这类事件,客观来讲,更多的是媒体或者宣传者在赚眼球,实实在在的参考价值不多,原因很简单:毕竟每年被哈佛录取的中国学生数量太少,而且每个案例很不一样,都属于个案。

  很巧合的是,我认识这位学生和他的父母,曾经跟他们讨论过大学申请的策略。了解这位学生的人都会一致认为他的录取结果是完全属于自己的:学生本人的天资和后天努力的完美结合成就了他这位学子中的“高帅富”。事后某些家长[微博]好奇询问这位学生的SAT分数,具体我不方便说,但肯定不低。不过关于该学生的SAT学习,确实有一件鲜为人知的小事:这位学生的SAT考试培训并不是在中国,也不是在美国,而是在韩国找了高人做冲刺指点。韩国?没想到吧!至于为什么,请耐心听我道来。

  在教育行业,韩国是一个非凡的地方。我最早真正接触到韩国人是我在美国高中当老师的时候.当时每年有幸接触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家庭,其中最让我佩服的家长人群是韩国人。为什么呢?每次开家长会,韩国家长,特别是韩国妈妈表现的最积极:她们不辞辛苦,长途跋涉从韩国飞十几个小时,就是为了开2-3个小时的家长会。甚者,有韩国妈妈直接在学校附近购买房子住下来,陪伴自己的孩子。你也许会问那么中国妈妈表现如何?其实中国的小留学[微博]生群体那个时候才刚刚起步。自2005年至现在,从几十人规模膨胀到现在的超万人集团,中国学生已经轻松取代韩国群体,而且中国妈妈也不甘示弱,在学校附近买房子不乏其人。我在宾夕法尼亚州的一所寄宿学校工作的时候,一位上海的妈妈就把自己在学校附近买的房子在暑期的时候免费借用给我们一些老师使用。

  由于这几年美国境内的寄宿学校对中国人的要求水涨船高,几乎到了难以忍受的“通货膨胀”状态,比如说新泽西州的Lawrenceville Academy,申请2014年秋季入学的中国籍学生就高达200位,但是学校今年只有2、3个名额。观看历史,你就会发现中国人正在重复着韩国人昨天的故事。去年在北京私人会晤多位现任招生官之后,得到进一步证实,韩国人在美国寄宿学校人数出现下降趋势;中国基数太大,目前这个势头肯定还会只增不减。但如同巴菲特所说,当所有人都买进的时候,你要小心了,因为已经出现过热的风险。我觉得现在就已经开始过热,将来这种趋之若鹜的趋势肯定会有所平和,因此我已经向不少家庭建议没有必要去挤破头。与其跟风,不如开拓自己的视野,去挖掘别人还没有看到的金矿。

  年前我的一篇外滩教育专栏文章(《去美国读中学OR在国内上国际学校?留学专家指点择校迷津》),粗浅地画了一个关于第三国西式教育的轮廓,如约旦的国王学院,瑞士的Aiglon College,和韩国的Branksome HallAsia,引来小小的波澜。应不少读者的迫切需求,也满足自己的好奇,利用假期,我亲自去拜访了韩国,喝了大韩高丽参鸡汤,领略了济州美景,参观了几所寄宿式国际学校。今天,在外滩教育上煮酒论韩国。

  个人行为:韩国人比中国人提前好多年送孩子去美国读中学。除了美国之外,不少韩国人选择了中国的国际学校。我在美国高中任教的时候,碰到了好些能熟练驾驭中文的韩国学生,就是因为他们在中国上过学。

  政府行为:在本土建立国际学校,群众认知和政府政策都要比中国成熟,中央政府已经开始投资建立国际学校。

  在韩国,国际学校属于上升趋势,但是还是属于小众,其中高昂的费用并非一般人能够接受的。韩国的国际学校,跟中国的国际学校在招生政策方面较类似:不对本国国籍的学生开放。但是不同于中国,韩国人若在海外生活过3年或者更久就可以申请这类学校,但韩籍学生不能超过学校总学生数的30%。也就是说,国际学校的大部分学生还必须是外籍。

  自从2010年开始,韩国的中央政府主动打破了这个规定,在济州岛上设立一个教育特区,作为国家战略项目,引进西式教育,培植本土的国际化教育。从2010年到现在,如雨后春笋,济州岛上已经拔地而起三所寄宿式国际学校:

  这三所学校各有千秋:第一所是是韩国第一家公立,寄宿制国际学校。第二所是来自加拿大多伦多的顶尖女子学校,也是我这次访韩之旅的重点访问对象。第三所来自英国,男女混校。而济州岛上的第四所学校也将在2016投入运营,是美国的一所寄宿学校。这些学校的最大一个共性:对韩国本国学生完全开放。

  济州岛如东海上的一颗明珠,左右被中日两国相拥抱,头顶韩国,如同韩国的一位公主同时被中日两国的王子所追求.岛屿方便的地理位置,诱人的风景和令人垂涎欲滴的海鲜,谁不会为此心动?冬天访岛是一个非常宜人的季节。虽然早晚温差较大,但是白天在外行动轻便行装足以。

  我提前一周约了Branksome Hall Asia的招生官主任Ms. Dobson,访问当天早上从酒店出发,开车行驶20多分钟,交叉与丛林和水泥大路,便来到了Branksome Hall Asia的大门。

  下车的第一个感觉:心旷神怡。也许是在北京住太久了,跟此时此地对比刺激过大,我下意识的深吸了一口气,招生主任是一位40多岁的女士,出生于新西兰,由她带路,我们在招生办公室前的大沙发上坐了下来.以下是我跟她之间的对话的重要部分。

  D:学校是2012年成立的,现在在校生有530人,从4岁到18岁,将来整体规模将达到1200人。学校分小学,初中和高中,但是在年龄上和命名上小有讲究。4岁到6年级是Junior School,7年级到10年级为Middle School, 11年级和12年级为High School.我们学校从5年级开始就可以申请寄宿。

  D: 80%的学生是韩国学生。中国国籍的大概为40人,其他的来自美国,英国,新加坡等等。最终的目标是希望中国人占全校的10%。

  D:我们的老师大部分是来自韩国之外,以英语为母语的国家为主。老师在我们的学校还是相对稳定的。如果说有什么挑战,首要的可能是岛屿生活。毕竟这里不是首尔或者北京,无法随时随意去接触城市生活,对于年轻的,还未成家的老师,挑战会更明显。因此老师们必须相互依赖,建立社交圈,这也是能留下来的老师将会很稳定。

  D:首先,济州岛的地理位置非常方便,离上海和北京都很近。父母可以随时来探访孩子。其次,我们的学校从小学到高中采用的是IB课程。众所周知,IB课程是全球范围认可度最高的课程体系,无论转学或者是升大学都是很有竞争力的。第三,Branksome Hall这个牌子在北美是很有认知度的,而且加拿大和韩国两校之间有密切的交流活动。还有一点你可能并不一定知道,不少中国家庭来济州岛做投资,不仅仅可以拿到韩国的居留权,同时也解决了孩子接受高质量教育的问题。

  D:除了学校的成绩单,推荐信之外,还需要SSAT。但是超过90%的学生都是在访问学校的时候,参加校方面试和笔试。如果是提交SSAT,根据年级不同而不同,范围较大,在1700-2200分之间。

  D:哈哈。这个问题每个家庭都关心。费用的话,学费和住宿费总共大约在5万美金。(这个数字我是从韩元换算来的)

  在谈话结束的时候,我看到已经有一个韩国家庭在厅里等待,我猜测是来参加测试的。果然没错,Ms. Dobson起身向他们打招呼,并同时安排了她的助手带我去校园各处看看。

  不少人佩服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因为他有胆量在不明确回报的时候去承担了非常大的风险。也许我可以对号入座,上世纪90年代就去美国读高中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敢吃美国高中螃蟹的一位,但我觉得那个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但我觉得比我聪明的应该是第二个吃螃蟹的。在美国寄宿高中出现白热化的膨胀现阶段,不少人已经转战美国的走读学校,但是寄宿家庭的不确定性让不少家长望而却步,还是选择了寄宿学校.其实我倒认为现阶段完全可以考虑去第三个国家接受美式教育,如韩国的,瑞士或者约旦的。我们无法去预测将来世界的变化,但是我坚信我在上篇专栏文章里提到的择校观点:以中美为基础,放眼世界选学校。只有这样,才是为将来的世界做最大的准备。(文/林杰)

  2014年大学生就业人数已经达到727万人,在这个最难就业季里。大学生求职难上加难。......详细

责任编辑:admin